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美国文学代理现状与代理人眼中的中国文学英译

——盖尔·哈克曼(GailHochman)访谈录
作者:花萌 来源:中华读书报

 

美国的出版社对译作不感兴趣,这也就使得文学代理人对译作代理兴趣索然。如果不是世界级重要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或者在原产国获得重要奖项的作家,其作品难获在美国出版的机会。当前摆在中国文学译介面前的重要难题之一是,如何让美国代理人和中国文学英译从相识走向相知,成功架起中国文学与美国编辑、出版商、专业读者和大众读者之间的沟通之桥。

美国文学界有一种独特的职业,叫文学代理。从业者专代作家向出版商推荐稿件、交涉稿费和谈判合同。一般来说,通过文学代理人推荐来的稿件会受到编辑更多的重视。很多文学代理人原是编辑出身,对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商业价值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独到眼光,出版社非常信任他们的推荐。因此,在美国,不管是初出茅庐的作家还是名声显赫的作家多半都需委托文学代理人为其办理交涉出版、稿费、合同等事务,从而为自己省下更多的时间和经历专心写作。国外访学期间,笔者有幸专访到美国作家代理协会(theAssociationofAuthorsRepresentatives,简称AAR)董事会主席盖尔·哈克曼(Gail Hochman,以下简称盖尔)。她一直从事文学代理的工作,熟知美国文学代理市场的相关情况。

美国文学代理现状

据盖尔介绍,美国大部分的大型出版商和文学代理机构都位于曼哈顿地区。代理人之间,与作家、编辑之间经常有机会在一起吃饭或者开会,繁忙时也会通过电话、信件、邮件进行工作交流。地理上的毗邻性,使得文学圈内人士的沟通工作更加便捷。现在,一些文学代理机构也在波士顿、芝加哥、华盛顿这样的大城市建立起来;洛杉矶甚至建立起了大型电影代理机构群。随着电子时代的到来,虽然高效的文学代理人未必非得在纽约州工作与生活,但是由于文学编辑所在的出版社大都聚集在纽约,为了更容易与编辑会面,更好、更快地与之建立良性的伙伴关系,大部分的代理人仍然选择在此安身立命。

美国的文学代理人在选择代理对象时有一定的倾向性。他们不愿意代理诗歌、短篇、浪漫小说和电影剧本。因为诗歌、电影剧本的买家和商业小说以及非文学小说的买家完全不同。目前,文学代理人代理作品的范围虽已很广,但仍不可面面俱到。一个优秀的文学代理人必须不断地学习,以求全面了解买家需求。

一般来说,短篇小说很难卖。如果出版商没有购买意愿,代理人不会贸然为作家代理,除非他真的认为作品极其优秀,或者想借此机会推出这位潜力作家。诗歌只有小型的出版社会冒险一试,大型的商业出版社一般只会“青睐”享有极高声誉诗人的作品。代理人靠佣金生活,如果客户不“买单”,一切努力将付之东流,因此他们较少关注无名诗人的作品,为其代理,将很难维持生计。一个代理人如果愿意为诗歌代理,要么是出于个人喜好,要么就是重要诗人的作品。

浪漫小说作家以往常自己联系出版,而现在他们更多地选与文学代理人合作。大部分文学代理人愿意代理这类作品。一方面,因其销售市场前景好,受众量大。另一方面,因其在单位时间内的产量大,获利不菲。

实际操作层面上,代理佣金是由每个代理人自己决定的,呈现一定差异性。整体上来说,文学代理的海外佣金都要比本土佣金稍高。盖尔的佣金标准是,国内销售为15%,海外销售为20%。海外销售佣金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双支付体系”——美国总部和海外分支机构都要抽取费用支付给代理机构,以20%海外代理佣金为例,10%给本土机构,10%给海外分支机构。

代理人眼中的翻译文学

文学代理人如何看待译作呢?盖尔直言不讳,外国出版社似乎对用英文作品情有独钟。他们喜欢紧跟英联邦和北美的前沿,纷纷把重要英文原创作品翻译成本国语言。美国的出版社则不然。它们对译作不感兴趣,这也就使得文学代理人对译作代理兴趣索然。如果不是世界级重要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或者在原产国获得重要奖项的作家,其作品难获在美国出版的机会。

盖尔详释道,译作如欲吸引代理人的目光,需满足两个基本的条件。第一,在购买图书版权的美国代理人和编辑中,少有人能具备多语能力,因此作者或译者必须为代理人提供阅读顺畅的英文稿件。第二,作家必须是重量级的,作品必须是卓越的,否则代理人很可能最终落得个“吃力不讨好”,译本出版后被“束之高阁”。老实说,很少有代理人愿意把精力和金钱投入到一个从开始就认为难有市场的作品上。偶尔也会有个别具备双语能力代理人关注外国作品,但是他们会把这些作品置于代理名单的“特殊区域”,然后付出比一般作品更多的努力去代理译作。

“译作要想更容易被代理人接受并推介出版”,盖尔补充道,“还需注意题材的选择。一般来说,世界著名作家和重要人物的新作、被改编制作成商业电影的作品、从不愁销路的作品(如惊悚小说、非常有才气的纯文学等),或者在目的语国家获得重大奖项并开始在其他国家受到关注的作品等,都是文学代理人主要关注的翻译出版类型。

谈到美国读者不喜阅读译作的原因,盖尔无奈地表示,政府没有投入足够的资金让美国人去关注、重视对其他语言的学习。欧洲人在成长过程中会习得多国语言。亚洲人和非洲人除了能熟练掌握母语和方言外,对英语或法语都很了解。美国是在9.11事件后才开始关注国民外语能力培养的。年纪稍长的人已养成不爱阅读译作的惯习。等新一代年轻人(1990年以后出生的孩子)长大,情况或许会有改观。目前在美国的文学阅读受众还多是老一代的人,至少要等到50年后,90年代出生的人到70岁的时候,才能完成全新一代阅读人口的大换血。

最后,盖尔表示,由于目前美国文学代理圈对中国文学作品低认知,亦不太清楚什么样的编辑会购买译作,因此较难代理中国文学英译。在代理人的字典里,如果他们不能给出版社和编辑带来专业意见,其工作的成就感“大打折扣”。可见,当前摆在中国文学译介面前的重要难题之一是,如何让美国代理人和中国文学英译从相识走向相知,成功架起中国文学与美国编辑、出版商、专业读者和大众读者之间的沟通之桥。

 

 

网站导航 | 意见反馈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 出差审批表 | 法律声明 | 图书购置使用及保管审批单 | 保密知识宣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联系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数字信息室 邮编:10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