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代西班牙女小说家掠影

作者:朱景冬 来源:《文艺报》

当代西班牙文坛上,女作家是不容小觑的一支创作力量,她们大多因长篇小说而享有盛名,以多姿多彩的创作,打破了战后西班牙文坛的沉寂。从二次大战结束的1945年到1960年,十几位西班牙女作家因其处女作崭露头角。卡门•拉弗雷特和安娜•玛丽亚•玛图特是其中的佼佼者。                                                                        

卡门•拉弗雷特生于1921年,她1945年创作的长篇小说《一无所获》,被认为是西班牙内战后第一部取得巨大成功的作品,获得西班牙首届纳达尔小说奖。在小说中,作者创造了一个广阔的世界和众多不同的人物。小说主体是女主人公安德雷娅自述内战后寄居巴塞罗那外婆家,并在大学攻读文学时的一段经历,具有一定的自传性。围绕这一线索,作者从两个角度展开叙述:一个角度是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即她同外部世界接触的切身体验;另一个角度是她的“家庭”,她的“亲人”个个精神失常,脾气古怪,构成一个个孤立世界。自传成分与作者的观察融为一体,展示了主人公及其“家人”所处的令人沮丧、悲哀、窒息的社会环境,以及种种贪婪、卑劣、歇斯底里、百无聊赖和幻想破灭的病态心理。内战结束后,西班牙的社会现实和日常生活是文学作品的禁区,而《一无所获》以悲郁的笔调和绝望的色彩无情地、不加掩饰地表现了这种现实,引起了强烈反响。面对西班牙内战后阴暗社会现实所产生的失望,是拉弗雷特文学创作中所体现的独特视角,也为她赢得1956年西班牙国家文学奖。

 

玛丽亚•玛图特1926年生于巴塞罗那。内战硝烟下的废墟和童稚心灵的创伤是其小说的重要主题。内战后的西班牙,成人的世界和孩子的世界被人为地对立起来,成年人的敌视、背叛和污染使年轻一代的纯洁世界受到威胁和损害。在小说《亚伯一家》中,作家以该隐和亚伯手足相残的神话故事,表达对西班牙内战的抗议。她的《在这块土地上》《死去的儿子们》和以“商人们”为总题的三部曲《最初的记忆》《士兵夜间哭泣》及《陷阱》,从人道主义立场对酿成巨大社会灾难的西班牙内战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种种社会弊端提出谴责,对无辜者,特别是妇女和儿童寄予了深切同情。玛图特于1971年出版的小说《瞭望塔》跳离出当代时空,遁入黑暗的中世纪,风格近似骑士小说,具有传奇色彩。作者试图以富有诗意的浪漫情调,从威胁和烦扰世人的仇恨情绪中超脱。玛图特曾先后获得西班牙批评文学奖、国家文学奖、纳达尔文学奖,被评论界称为近50年来西班牙最杰出的作家之一。

 

60年代西班牙女作家的突出代表是创作手法多样的艾莱娜•基罗加。她的长篇小说《悲哀》于1961年获加泰罗尼亚文学评论奖。在此之前,艾莱娜•基罗加已出版长篇小说《北风》《鲜血》《面具》和《最后一次斗牛》。《北风》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末的巴塞罗那:主人公玛塞拉是一个单身女佣的私生女,性情桀骜不驯。小说将乡村的粗俗野蛮和失常的精神、狂暴的激情交织在一起,真实反映了残留着旧时代影响的西班牙乡村现实。《鲜血》写的是西班牙卡斯特洛家族四代人的生活情景。故事讲述者是一棵粗壮而古老的栗子树,是这个家族荣辱盛衰、世世沧桑的见证人,也是植物枯荣、季节交替和气候变换的目击者。作者以自然景观为衬托,展示了导致暴力和流血的勃勃野心和欲望。《面具》的背景是内战结束后的西班牙,小说题目暗指战争的一切幸存者——无论是胜者还是败者,都必须继续戴上面具进行伪装,反映了战后的一种处世哲学。

 

该时期登上文坛的重要作家还有多产女作家卡门•马丁•加伊特,她的小说《在窗帘之间》出版时引起很大反响。作品描写省城小资产阶级大龄小姐对婚事的忧虑和对独身生活的担心,小说采取直截了当的现实主义叙述角度,被认为是对战后西班牙小说的革新,作者也因此被归入新浪潮小说作家群。小说《心碎肠断》虽然视野有所扩大,但依然表现的是对女人命运的关注。加伊特1980年创作的小说《后面的房间》,描写了佛朗哥空军对萨拉曼卡市狂轰滥炸,这部作品标志着加伊特创作的方向出现了重大转变。作家曾获纳达尔小说奖、全国文学奖和阿斯图里亚斯亲王文学奖。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佛朗哥独裁政权宣告结束,西班牙进入民主发展新时期。良好的政治环境为文学振兴提供了有利条件,一批年轻女作家登上文坛。蒙塞拉特•罗伊戈和罗莎•蒙特罗从新闻工作转向小说创作。她们具有疾恶如仇的叛逆精神,对妇女的社会地位和处境特别敏感。罗伊戈在她的成名作、关于妇女命运的三部曲《樱桃红的时节》《别了,拉蒙娜》和《紫色的时刻》中,以大量的亲身经验和回忆,反映了新时期妇女运动的现状、问题和要求。蒙特罗以长篇小说《失恋记》跻身文坛。此作风格自然流畅,技巧娴熟,受到不少批评家的赞扬。1988年,她的长篇小说《可爱的主人》出版,并获得巨大成功,这不仅因为作品的题材具有当代性,还得益于作者那支撰写新闻报道的笔可以轻车熟路地驾驭题材。1990年她以《颤抖》再次取得成功,小说和作者的其他作品截然不同,它通过作者的想象,再现了女主人公生活的凄凉和残酷的现实,人们只有逃走才能重获自由。

  

生于1947年的索莱达德•普埃尔托拉斯是80年代西班牙的代表性女作家。她1979年出版首部长篇小说《加倍武装的强盗》,1989年她以长篇小说《只留下了夜晚》获普拉内塔文学奖,小说采用第一人称,通过一个30岁的女人自述经历,表现了人生的神秘莫测和乏味空洞,该作品是普埃尔托拉斯在小说创作上迈出的重要一步。同样出生于1947年的安娜•玛丽亚•莫伊斯以内战后巴塞罗那的资产阶级社会为背景,创作了长篇小说《胡利娅》和《华尔特,你为什么离去?》,小说展示受到社会排挤的人们的困境和失望。

进入90年代后,一些年迈的女作家焕发了创作的青春。玛丽亚•玛图特出版长达500页的小说《被遗忘的古都国王》,小说以富有诗意的浪漫情调,再现了中世纪的幻想世界,与烦扰人们的现代社会的污浊环境形成鲜明对照。另一位老作家埃斯特尔•图斯克斯出版三部小说:《猫们的女王》《口唇上的蜜》和《冰戈!》。其中《口唇上的蜜》写的是佛朗哥政权倒台前夕巴塞罗那大学生的生活和爱情。老作家索莱达德•普埃尔托拉斯于1992年出版风格和结构平淡、叙述技巧娴熟的小说《沙地上的日子》,展现了失去爱情的女人形象,她们独立自由的生活态度与传统的社会准则形成对照。普埃尔托拉斯的另一部作品《预料不到的生活》,刻画了一位性格复杂、孤独冷淡、焦躁不安、既可爱又可恨的中年女性形象。罗莎•蒙特罗在90年代一连出版八部小说,这些作品大多描述各色人等的遭遇:《野蛮人的女儿》写女主人公卢西娅的丈夫(一个犯贿赂罪的政府官员)被绑架的情景和绑架者策划阴谋的具体过程;《挽救世界的教育》描写4个城市人命运的彼此交叉,出租车司机、医生、非洲妓女和年迈的女科学家的生活和一系列杀人案交织在一起,故事扣人心弦,不乏激情、悲剧色彩和幽默。马丁•加伊特1992年出版了她迄今为止最厚重的小说《变幻莫测的云》,该小说分别围绕索菲亚和心理医生玛利亚娜两条线索展开故事,讲述了她们经历的恐惧、幻想、爱情、希望和失败。小说的艺术价值在于其象征主义手法、娴熟的对话和人物的成功塑造。

 

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杜尔塞•孔恰在当今西班牙文坛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她以诗集《人们都想为她起名字》跻身文坛,后来转向小说创作。小说《泥巴天空》通过对往事的回忆,以浓重的内战阴影和埃斯特拉马杜拉的小世界为背景,描述了骇人听闻的罪行和没有尽头的恋爱故事。孔恰创作的《沉默的声音》则讲述内战中战败的人们所经历的恐怖事件和心理阴影。

 

活跃于90年代的中青年作家中,埃斯皮多•弗雷雷是当之无愧的代表,她因处女作《爱尔兰》一鸣惊人,后又出版《在总是十月的地方》和《冰冻的桃子》。《冰冻的桃子》描写几个女人的不幸命运,作者说,此作是为被迫远离故乡的人们写的。小说获西班牙行星小说奖,她也被誉为文坛上正在升起的一颗明星。

网站导航 | 意见反馈 | 投稿指南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 出差审批表 | 法律声明 | 图书购置使用及保管审批单 | 保密知识宣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联系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数字信息室 邮编:100732